首頁 » 42歲產婦獨自打車到醫院,生完孩子悄悄離開,深夜找到時情緒崩潰:我一點錢都沒有

42歲產婦獨自打車到醫院,生完孩子悄悄離開,深夜找到時情緒崩潰:我一點錢都沒有
2022/05/21
2022/05/21

2022年4月14日,接到了來自醫院的報警電話。電話里醫生焦急地向他們訴說著情況:

「昨天在醫院生下孩子的一個產婦,自從今天離開醫院以后就再也聯系不上了,現在不知道人去哪了。」

電話這頭正做著記錄的警察也很驚訝,一個剛剛生下孩子的女人第二天就能下床了?

他連忙問道:

「你確定產婦是自己離開的嗎?她身邊有沒有什麼可疑的人?」

但是在電話里醫生也沒有辦法將事情敘述得很清楚,只能一遍遍地重復說道:

「她剛生完孩子,現在身體還沒有恢復,很危險。」

派出所迅速派出了一支隊伍,前往了 醫院。當警察趕到 醫院以后,按照電話里的描述,他們直接前往了婦產科。早已等候多時的醫生一看到警察來了以后,就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樣,跟他說起了具體的情況。

原來就在4月13日晚上, 醫院來了一個特殊的病人—— 一個已經處在臨產狀態的孕婦。這個孕婦的肚子已經疼痛難忍了,但是身邊卻沒有一個人陪伴她。

孕婦是自己一個人抱著肚子來的醫院,剛把情況說完,就因為宮縮的劇烈疼痛癱在了椅子上動彈不能。醫生看到這種情況也很納悶,但是當務之急是要讓這個孕婦能夠平安地生下孩子。其他的事情暫時先不做考慮。

孕婦的表情十分的痛苦,醫生沒有辦法跟她溝通了。按照常理來說需要走正規的流程,需要先檢查、付款然后孕婦才能夠進產房。 但是按照現在孕婦的身體狀況來看,醫院的負責人清楚現在已經不能再拖下去了,如果再猶豫不決的話后果將不堪設想。

醫院決定先為了孕婦的生命著想,于是醫院為她開啟了「特殊」的綠色通道,希望能夠盡快地為她做好接生的準備。 但是意外還是出現了,因為孕婦的身邊沒有家人能夠簽術前通知書,沒有人能夠擔這個責任。

在醫生心里只有一個想法:「她的家人都去了哪呢?」而孕婦痛苦的樣子很明顯也回答不了這個問題。

「不能再拖下去了!」主治的大夫大手一揮「先把她送進去!」周圍的人都為之感動,連忙把孕婦推進了產房。 孕婦進入醫院沒過多久就被送進了產房,時間沒有耽誤多少。

躺在產房里的床上以后,醫生用最快的速度為她準備好了接生的前期工作。這時候的孕婦在宮縮的間歇看著身邊的大夫笑了笑說道

「太感謝你們了。」

可還沒等到話說完,劇烈的疼痛就讓她咬緊了牙關。

在接生之前,大夫本來就對孕婦有些擔心。因為掛號單上清楚地寫著:孕婦42歲。高齡產婦是接生醫生最害怕遇到的情況之一,因為年紀的問題很容易出現一些意外。 但是出乎大夫意料的是這個孕婦在病床上的生產過程十分的順利。

一聲響亮而又清脆的哭聲在產房里面擴散開來。「是個男孩!」抱著孩子的護士高興地向產婦展示著襁褓里的娃娃。一旁的大夫也向女人說道:

「孩子看起來很健康,你放心吧!」

這次接生的過程順利地讓醫生驚訝,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孕婦就完成了接生的任務。而且這位孕婦的生產能夠做到從頭到尾,都完全按照指揮行事實屬不易。

這種行動力和堅強的質量讓醫生更加的意外了,因為這種能夠一直拼命的產婦是不多見的。 特別是這位產婦的眼神,醫生現在回想起來總感覺其中透露著一種少見的堅強。

圖源網絡

產床上的女人在看到自己生下的男孩啼哭的樣子以后就昏睡了過去。因為周圍沒有家屬,醫院把孩子放好,等待母親的蘇醒。

第二天上午,這位姓沈的產婦一醒來就找到了醫生,她先把昨天沒有繳納的費用和未來住院的費用給交上了。

護士看到她剛生產完就下地行走,忍不住提醒她「一定要注意身體,千萬別累著自己。」 別說這些年輕的護士,就連婦產科的大夫都很少見到有產婦第二天就下床。

但是沈女士聽到這種勸她多休息的話時,臉上并沒有什麼笑容,從她那悄然蹙起來的眉頭上,所有人都能夠知道她并不開心。

就在4月14日下午,沈女士又一次找到了護士。她拐彎抹角地問著護士,是不是交完住院的費用以后,她和孩子一段時間就沒有什麼額外的花銷了? 護士并沒有注意到沈女士話中的深意,她只以為沈女士是擔心費用的問題。

護士還關心地問沈女士的家屬怎麼還不過來。沈女士告訴護士家里人都有很重要的事情,等過幾天就來了。聊到這個話題以后,沈女士沒過幾分鐘就找了一個借口回到了自己的病房里去了。

過了一會兒,沈女士又找到了護士。她這次是來跟護士請假的,她走到護士站跟護士說道:

「護士,我這次過來得太著急了,之前準備的跟孩子有關的物件我都沒來得及拿過來。」

沈女士表示要回去拿一下嬰兒能夠用到的東西,還有一些自己住院的東西,一兩個小時就回來了。

已經辦理住院的病人現在想要離開醫院,這樣的事情護士沒有辦法私自做主,她把這件事情匯報給了負責的醫生。 經過了短暫的商議,醫生決定還是放沈女士回家一趟,畢竟沒有生活用品也確實不行。

圖源網絡

可讓醫生意想不到的是,過了幾個小時以后,護士急匆匆地找到了他。

「不好了,大夫!之前走的那個病人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一般來說,病人有事兒外出回來都很少主動去找醫生報告,所以護士也沒有太放在心上。

可是已經到了晚上查房的時候了,護士去到沈女士的病房才發現,床上空無一人。

圖源網絡

護士一問同病房的人才知道,沈女士從下午離開以后,就再也沒有回來過。孩子還在醫院,大人卻沒了。

「那你打過她的電話嗎?」

醫生問道,護士一聽更是著急地說道:

「我打了,電話一直沒人接!」

出現這樣的情況,護士都快要急哭了,醫生也很自責。因為沈女士沒有家屬陪伴,情況本來就特殊,他們忽視了這一點。 現在都過去好幾個小時了,什麼情況都可能發生。

治病救人是醫生的職責,在茫茫人海中尋找一個人,他們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公安機關。醫生直接撥打了報警電話。

圖源網絡

當警察趕到了解了事情的經過以后,所有警察都明白了情況的嚴峻性。醫生十分焦急地告訴警察:

「我們婦產科有時候會有這種沒有家屬在身邊的孕婦,她們可能會患上一種名為產后抑郁的精神疾病。」

警察的表情更加嚴肅了起來:

「這種疾病很嚴重嗎?」

沈女士

醫生鄭重其事地說道:

「這要看人,有的人可能只是心里不舒服幾天,要是嚴重的可能會想不開!」

此話一出,警察立馬將這件事情匯報給了上級, 北干派出所為此成立了一個作戰小組進行分析研究。

沈女士留下來的身份信息成為了尋找她的關鍵。幸好沈女士是遼寧朝陽人,在派出所里面有備案,所以在派出所很輕松的就得到了沈女士的住址。 到了晚上十一點的時候,由警察盛漢帶隊前往了沈女士的出租房。

可是不管盛漢怎麼敲門,屋內都沒有動靜。 盛漢也是一個資深的警察,他也經歷過類似的情況。而像現在這種時候,他的大腦里出現了許多不好的念頭。幸好這間出租屋的房東住得并不遠,派出所聯系以后沒多久就趕了過來。

房東開鎖以后,盛漢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這間狹小的房間里,就只能夠擺下一張床,其他的空地上都是一些雜物。 沈女士正蜷縮在單人床的一角,就連有人進來了,她都沒有動彈一下。所有人都以為她是不是已經出事兒了,盛漢敏銳地發現她的身體還在微微的發抖。

「醒醒,醒醒!」

在警察和房東的呼喚下,沈女士這才悠悠地轉過身來。 她對眼前「突然」出現這麼多人表示十分的驚訝,但是看著警察的制服她也沒有害怕。

警察連忙問她身體有沒有什麼不適,沈女士也只是說她是太過于疲累,身體沒有什麼大礙。 警察看到出租屋里這麼狹小,連口熱水都沒有,沈女士的精神狀態也不太好,為了她的安全警察決定將她帶回到警局里,再了解情況。

到了北干派出所以后,副所長朱建興來到了沈女士的面前。沈女士還不太明白為什麼警察會找上門,經過朱建興的一番描述。沈女士這才知道原來在她離開醫院以后,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沈女士不好意思地說道:

「當時沒想那麼多,早知道我跟醫院說一聲好了。我回來以后太累了,倒頭就睡著了。」

朱建興關切地說道:

「那你一定沒吃晚飯吧,我剛才讓食堂給你做了點面條,你先吃。吃飽了再說別的事兒。」

沒一會兒食堂的師傅就將一瓶熱好的牛奶送了過來,而香噴噴的面條也緊隨其后被端了上來。 看著眼前的面條,沈女士感受到了家人一般的關懷,她的眼淚一顆一顆地掉進了面碗里。

吃飽了飯,沈女士看起來比之前的精神狀態要好多了,朱建興也開始問起了她的經歷。沈女士看著眼前的警察,淚水止不住地流了出來。

沈女士現在已經42歲了。因為家中的丈夫患病,還有婆婆要養,她是唯一的勞動力。所以在多年前她就來到了杭州。 在朝陽的老家里,她有一雙兒女需要她的撫育,可是生活讓她為了家庭選擇背井離鄉。

沈女士說起自己的孩子,更是止不住的心酸,淚水怎麼也擦不干凈。她哭著說:

「我每年就能回老家兩次,有的時候甚至是一次。我的孩子都快要不認識我了。」

沈女士每個月打工大概能賺上不到三萬塊錢,但是她只給自己留下了必須用到的七千塊,其他的錢都寄回了老家。

圖源網絡

生活一個月,沈女士每天的生活費用只有130塊錢。為了省錢沈女士節衣縮食,從來不敢買昂貴的食物、水果,她恨不得把一塊錢掰成兩半來花。 為了能夠吃上免費的工作餐,沈女士找的工作大多數都是零工。

有時候還在深夜,這樣就能夠吃上夜宵或是早餐了。 有的時候,沈女士一天就吃一碗泡面,她差點把自己弄成了營養不良。要不是懷孕怕餓到孩子,真不知道她會變成什麼樣子。

今年初,婆婆離開了人世。朝陽的老家里只剩下丈夫獨自養活兩個孩子。沈女士的娘家也沒有什麼余力去幫自己的女兒,沈女士遠在數千里以外即使懷胎十月身懷六甲,也只是無依無靠,只能自食其力。

作為家中的唯一生產力,沈女士如果不工作的話。家里就沒有一點收入了,所以在沈女士大著肚子的時候,她也不能休息。必須要兢兢業業的打工賺錢才能養得起家。

這次孩子出生交完費用以后,沈女士的身上就只剩下了9百塊錢。沈女士本來是想休息一下,明天就出去繼續打工賺錢的。說到這里,沈女士的情緒又不穩定了。

「我生孩子前一天還在上班,你們平時見過像我這麼豁得出去的女人嗎?孩子出生以后,什麼東西都沒有,就連吃飯都得靠醫院接濟。」

沈女士向警察傾瀉著自己的滿腔苦水。

「我身邊一個能照顧的人都沒有,什麼都得靠自己。真的太難了。」

沈女士的哭訴讓人聽了心頭泛酸,朱建興也沒有見過這麼獨立、堅強的女人。沈女士的故事深深地打動了他,朱建興勸慰道:

「你不要擔心這些事情,一會兒先把你送回醫院,別的事情有我們幫你!」

說罷朱建興掏出了口袋里面的2600元現金,他強硬的塞到了沈女士的手里。

朱建興說道:「這些錢,你先拿著應急。先把孩子照顧好!」 旁邊的警察也為沈女士準備了一些生活用品,放在袋子里交到了她的手里。沈女士看著手里的大包小裹,想要說什麼,可是喉頭哽咽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半晌,才從嘴里擠出了兩個字——謝謝!

沈女士被送回醫院以后,早已等候多時的醫生和護士為她做了身體檢查。在確認沒有什麼問題以后,沈女士也回到了自己的病房里了。 而公安機關、街道、醫院等多個單位在了解沈女士的情況以后,也對后續工作如何開展進行了討論。

為了能夠讓這個堅強的母親好好地活下去,所有人都認為要對沈女士進行后續的幫扶工作。4月16日下午,各個單位的負責領導會聚在了一起,來到了 醫院對沈女士母子進行了探望。

在看望完孩子以后,一個好消息也被傳達給了沈女士: 區慈善總會 醫院分會、北干街道社區管理辦、醫院產一病區等單位因為沈女士的情況,向她發放了總計近五萬元的救濟金以及嬰兒用品。

沈女士在知道以后,感動得落淚。對著采訪她的鏡頭激動地說道:

「太感謝你們了, 這個地方真的讓我感受到了溫暖和關愛。」

沈女士母子在4月19日上午出院以后,北干派出所知道她的難處還特意派遣車輛送他們回家。

沈女士在接受采訪的時候說道:

「我真的很感謝你們,我還記得那個送我回家的女警察,她特意把電話號碼留給我。還一直跟我囑咐道,以后有什麼事情只管找她,千萬別客氣。」

沈女士的眼神中不再是死氣沉沉,而是充滿了希望。

沈女士還表示說,她等孩子再大一點,就先把孩子送回老家。以后如果有機會的話,她還會在 工作。 這次事情讓沈女士感受到了人性的包容與溫暖。

這些人與人之間最真摯的「溫度」才是當今社會最需要的情感之一。

關于這樣一位堅強的母親,各位讀者有何看法嗎?歡迎在評論區留下您的想法。


用戶評論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