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一定要明白,青春期的敏感、叛逆,其實是孩子發出的求救信號

@小春哥的忠告 專注于分享陳小春一家新聞趣事和育兒知識,與你探討最實用的育兒技巧,讓你從此帶娃變輕鬆。今天,小醬將為您提供,有溫度、有高度、有深度的育兒乾貨。

-------分割線-------

李玫瑾老師在一個視頻中說過這樣一個事:怎樣判斷孩子進入了青春期呢?如果孩子放學回來,啥也不說,回家後就直奔自己的房間,然後把門一關,這說明孩子進入青春期了。

李玫瑾老師的這段話點明了青春期孩子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不待見父母。不僅不希望跟父母溝通,而且特別叛逆。無論父母說好話還是孬話,孩子都聽不進去。很多時候,父母往往說的一句無關緊要的事,就能讓青春期的孩子炸毛,激起孩子的逆反心理。

用現在流行的網路用語來說,就是「你在教我做事嗎」

敏感、叛逆、衝動,是青春期孩子的普遍特點。

那為什麼孩子在青春期後,會突然變成這樣呢?其實這並不是孩子跟人學壞了,性格發生變化了,而是孩子的發展進入了一個關鍵的階段。敏感、叛逆並不是孩子真的想這樣,只是他們想健康度過此階段發出的求救信號。

父母不僅不應該排斥反感,反而應該重視。

敏感、叛逆為什麼是孩子的求救信號

我為什麼說敏感、叛逆是孩子的求救信號呢?不是我在生編硬造,而是因為孩子在這一階段確實遇到了嚴重的成長問題,孩子不能有效的解決這個問題,以至於他們表現出如此的敏感叛逆。

這個問題就是同一性問題。

什麼是同一性呢?

這個概念是心理學家埃裡克森提出的。

埃裡克森把人的心理成長分為8個階段,從小到大依次是嬰兒期(0-1歲)、兒童早期(1-3歲)、學前期(3-6歲)、學齡期(6-12歲)、青年期(12-20歲)、成年早期(20-40歲)、成年中期(40-60歲)、成年晚期(60歲後)。每一個階段都有主要的心理任務,只有這個心理任務解決才能順利的進入下一個階段。

而青春期的心理任務就是「同一性」問題,他們必須把自己過去經與他人建立的關係和未來的志向結合起來進行考慮,確定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青春期的孩子之所以產生「同一性」問題,而不是之前或之後,是因為這一階段有其獨特的特點,起到了一個承上啟下的作用。

首先,從生理上來說,身體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進入青春期後,孩子的第二性特徵開始發育,產生了性衝動。從生理上來說,他們其實已經可以看作是成人了,因為他們已經具備生育能力了。在古代,青春期的孩子就要娶妻生子了。

身體的劇烈變化,必然會導致心理的變化,使得他們重新思考這個世界。

比如說,以前都是仰視父母,現在發現父母也不是那麼高大了,甚至是俯視他們。對父母的崇拜尊敬就開始消失,開始尋求跟父母的平等。

再比如說,青春期孩子發育有早有晚,差別很大。有的變得很高大,而有的還是跟孩子一樣,不同的變化就產生不同的心理。對於那些發育晚的孩子來說,看到別的同學都發育了,長的又高又大,就不可避免的會產生自卑。

總之,生理的變化帶來了心理的變化,逼著孩子重新認識自己,定位自己。

其次,從智力上來說,思維能力已與成人相當

進入青春期後,根據皮亞傑的認知發展理論,孩子就進入了智力發展的最後階段——行事運算階段,擅長邏輯思維、演繹、推理等。成人的其實也是處於這個階段。

也就是說,青春期的孩子在思維能力上是與成人相當的,只不過在具體的經驗知識上可能存在不足。

思維能力的提高,使得他們掌握了人最高級的武器,他們必然會多加利用它,會從全新的角度觀察我們這個世界,思考問題,這必然也會給孩子帶來新的思維衝擊,使得他們重新思考自己與這個世界的關係。

生理、智力的集中爆發,帶來了心理的巨大衝擊,使得孩子在青春期陷入了強烈的定位問題。

這不像之前的發育,是緩慢進行的,心理可以緩慢的過度。快速的發育,迫使孩子需要快速的解決問題,而孩子本身能力不足,周圍又沒有人可以幫助他們解決,因此他們就只能進行各種試探,在錯誤中修正,所以孩子也就表現的敏感叛逆了。

說到這裡,我們也可以明白,為什麼在古代很少有青春期的問題了。因為在古代,進入青春期的孩子就被當做成人看待了,就成家立業,繼承父母的職業,跟成人一樣生存了。也就是說,他們早早的就對未來定位好了,沒有什麼可思考或顧慮的。

但是現在就不一樣了,每個孩子在進入青春期後,他們的未來還充滿了無限可能。他們對未來充滿了豐富的想像,但是現實自己的能力又會產生制約,於是孩子就會陷入首鼠兩端的迷茫中,不知道如何是好。所以現在孩子的同一性問題就表現的比較突出。

總結

現在你明白我為什麼說青春期孩子的叛逆、敏感是他們的求救信號了吧?

他們在解決自己的「同一性」問題,在迷茫,在困惑,而敏感、叛逆是他們解決問題的必然表現。

-------分割線-------

感謝您的閱讀,想要瞭解更多育兒知識、教育知識、那小醬的「小春哥的忠告」粉轉大家不要錯過了哦~~喜歡小春哥的快來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