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小人時,謹記三句話,很管用

不管是生活中,還是職場上,千萬不要得罪小人。小人之所以為小人,最喜歡抓住他人所謂的「把柄」,大作文章,從而達到排擠他人、算計他人或者報復他人的目的。

只是,我們難免都會遇到小人,低頭不見抬頭見,總不可能天天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謹記這三句話,學會淡然處之,才能免受其擾。

第一句:別理會,隨他去!

面對小人,首要的態度就是「別和他們一般見識。」

想要做到這一點,就得讓自己涵養大氣,不管是能力水準,還是待人處事的修養,都已經遠遠超出了小人的見識和氣度。

阿林從學校老師轉行到行政單位,他覺得工作上的事情,熟能生巧,沒有什麼好難的。唯一讓他心煩的,是同事之間的關係,太過微妙,一不小心,就會被人算計了。

譬如,明明是自己加班加點完成的工作,卻被頂頭上司「一鍋端」,非但沒有一點功勞,苦勞也算不上;譬如明明自己掏心掏肺地為上司著想,結果,卻反被認為是想要「上位」,明裡暗裡倍受打擊。

小人,很多時候,並不是地位比自己地位更低的人,而是那些能力水準不如自己,時刻害怕被趕超的人。

阿林雖然是最底層的辦事員,可就算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他都能做到盡善盡美,偶爾還能提出獨到的見解,令人耳目一新,漸漸地,就連主要領導也時常對他大加讚賞,並有意對他提拔重用。

可沒想到,第一個跳出來反對的居然是阿林的頂頭上司春紅,這個平日裡打扮的精緻優雅的女人,業務能力不強,但最擅長巴結討好、邀功請賞,她一方面覺得阿林是個得力助手,但另一方面,又十分擔憂阿林會脫穎而出,甚至有一天,會遠超自己。

因此,好幾次,推選後備幹部,就連其他部門的人,都大力舉薦阿林,唯獨春紅反倒推了其他的人。

對此,阿林只是覺得很可笑。這樣處心積慮打壓自己的人,不正是心虛不已嗎。阿林堅信「是金子總會發光」,與其,花時間去怨恨春紅,不如多花點時間,把事情做得更好,把目光放得更長遠。因為,目標在山頂,眼前的一切,就都只能想方設法跨越過去。

就像《肖申克的救贖》中的經典臺詞所說:「有的鳥兒,註定是關不住的。」如果你想要做一隻自由翱翔的飛鳥,那麼對待試圖阻礙你發展的小人,最好的態度,就是別理會,隨他去!

第二句:別較真,不爭論。

小人最喜歡計較,因此,與小人相處,切記別較真,不爭論。

小人最愛揣摩他人,很多時候,說著無心,聽者有意,說出去的話,一不小心就被斷章取義了。若不希望自己的意思被曲解,就要讓自己說出的每一句話都是真誠的,而且是經過慎重考慮的。

面對著小人的咄咄逼人,愛找茬;很多時候,要避其鋒芒,反其道而行之。

新來的後勤部主任王姐是個十分勢力的小人,對待那些有關係有背景的同事,配發辦公用品和茶葉、紙巾等日用品都格外大方,而對於那些普通員工,則擺出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除了嚴格執行領用制度,還非得再含沙射影地說上幾句,意思就是有人愛占小便宜。

曉芳是個老員工了,她的為人處事在單位裡有口皆碑。因為是個單親媽媽,沒有人幫著帶小孩,因此,她只得讓孩子放學之後先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但要求兒子只能乖乖地做作業或看書,不許發出聲響,影響到其他人的工作。

曉芳的兒子很是聽話,很少引起人注意。對此,大家都心照不宣,沒有人去向主管領導舉報,而事實上,後來,管理層也知曉了這個「秘密」,他們也選擇了默許的態度。

曉芳心存感激,每每都等其他人回去了,再領著兒子回家,她還會教兒子隨手關燈,像愛惜自己家裡的東西一樣愛惜單位的財務。時間長了,兒子也的確,把曉芳的辦公室當成了第二個「家」,很是珍惜。

可王姐卻總想著要找個機會,讓曉芳不能再享受這種便利。她開始有意無意地強調外來人員登記制度,時不時拿規章制度說事。

對此,曉芳對兒子提出了更苛刻的要求,從學校回來,進門時要登記。進入到了辦公室,就不許說話,除了上廁所,不許出門,免得被他人看見。

而平日裡,曉芳用什麼都很節約,做事也十分主動,從來都不講價還價,王姐一直都未能找到什麼「把柄」,漸漸地,也就不再把矛頭對準曉芳了。

和小人相處,言語上不與之爭高下,而在行動上做到無可挑剔,所謂「行勝於言」就是這個道理。

第三句,別靠近,不得罪。

與小人相處,要保持距離。不親近,也不得罪。

小人往往很熱情,看上去是個老好人。初來乍到,很容易被迷惑。一旦誤入了小人的圈子,要懂得悄然退出,不再與之有任何瓜葛。

曉菁碩士畢業後,應聘到了一個十八線小縣城的事業單位。作為農村裡出來的大學生,全家人都為她找到了一個「鐵飯碗」而感到高興,囑咐她一定要和同事搞好關係。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