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何鴻燊澳博被曝現金剩17億,僅夠支撐五個月,二房接管后持續虧損

何鴻燊澳博被曝現金剩17億,僅夠支撐五個月,二房接管后持續虧損
2022/05/25
2022/05/25

何鴻燊的核心產業澳博,如今由二房接管。機不逢時的是,二房在2018年正式接手澳博,凳子還沒有坐熱,就遇上了各種危機,其中最大的沖擊莫過于這一場持續發展的疫情。

疫情發展了兩年半,澳博的經營狀況就一直處于虧損的狀態,并且虧損的幅度越來越大。2022年澳博第一季度的虧損已達12.82億元,這與2021年上半年虧損14億比較,情況的惡化程度可見一斑。

如果澳博一直維持如今的業務情況,那麼以目前澳博手頭上僅有的17億流動現金來計算,只能再撐四個月到五個月,而澳博的負債逾228億。

澳博曾經是何鴻燊引以為傲的產業,屬于澳娛的子公司。澳博與澳娛的關系是母子關系,是澳娛的核心產業,亦是一家上市公司。當年何鴻燊的二房、四房爭破頭就是為了對澳博能夠全面掌控,這說明澳博具有核心地位以及巨大的影響力。

而坊間一直有這麼一個說法,掌控澳博就掌控了澳娛,乃至何鴻燊的所有產業,這句話一點也不假,畢竟值錢,市值最高的時候有將近500億,這塊肥肉的吸引力可想而知。

而澳博最后的歸屬權在二房手上,整個二房對澳博持有至少26.44%的股份,而二房女兒何超鳳成為了澳博的主席,不過實際上對于三房、四房來說,他們也獲得了應有的利益,能夠參與澳博的事務中。比如四房太太梁安琪,她直接對澳博持有8.62%的股份,是個人持股中最高的一位,甚至要比主席何超鳳更高,也就是說以個人利益來計算,她才是最大的得益者,所以就算她沒有直接掌控澳博,也不影響她在澳博的地位以及話事權。如今梁安琪就是以聯席主席的身份參與澳博的事務,每一次澳博舉辦重大的活動、會議她都會現身。

回頭來說,梁安琪以聯席主席的身份參與澳博的事務,要比直接掌控澳博來得更輕松,這是一個很聰明的做法。既能參與到澳博的事務中,從中分一杯羹,也不用肩負太大的責任,根本是無事一身松——能夠致力澳博的全面發展當然是好事,畢竟所持有的股份越高,分紅就越高,但就算因為澳博虧損,不能分紅,對梁安琪的影響也不大,本來她也不完全靠澳博吃飯,她在其他方面的發展更勝于在澳博所得的。梁安琪所做的不過是完成何鴻燊的遺志,要將丈夫的產業推行發展下去而已。

事實上,二房接管澳博之后,整個澳門博彩業的發展形勢就出現了劇烈的震蕩,這與疫情的蔓延有關,所以澳博所面臨的虧損問題,資金周轉短缺的問題也不是只有澳博面對,而是整個博彩業都面臨的難題,只不過澳博是相對較慘而已。澳門的博彩業依賴旅游業的發展,疫情出現之后,旅游業幾乎全面停頓,政府要保障本地居民的健康,在過去兩年只對大陸進行免隔離開放,換句話說澳門旅游業最大的客源都在大陸。不過大陸的疫情一直反反復復,尤其在2022年上半年,從而影響了澳門博彩業的復蘇,游客不來了,博彩業每天就只能在空燒錢,導致企業入不敷出,這從所持有的流動資金的狀況就可見一斑。

澳門持有賭牌的六大博彩業中,何鴻燊的澳博流動資金最為緊張,僅有17億港元。以目前運營收支的情況分析,最多只能支撐四個月到五個月,如果屆時產業依然沒有復蘇,又還沒有新的手段去干預,那麼財政情況就會變得極為惡劣。既然大家都面臨流動資金緊缺的問題,為什麼又會專挑澳博來說?因為澳博的情況最為嚴峻,排在澳博前列的永利澳門,流動資金至少還有117億港元,而澳博的資金僅僅為永利澳門的零頭,這不是一個知名大企業在正常情況下應該出現的狀況。

其實這兩年來,澳博已經加大力度,以及速度在其他方面進行發展,比如在2021年下半年開業的上葡京項目第一期,就沒有依賴博彩業的發展,希望以此開發出新的發展,無奈的是客源都在大陸,而大陸多地在封控,完全解決不了客源的問題,所以上葡京在2021年的開業后,還加重了澳博的虧損。當然,澳博也不會那麼弱不禁風,別忘了還有一個母企業澳娛在背后撐腰,澳娛至少能夠提供50億的流動資金讓澳博應急,此外還有約合133億的再融資項目在進行中,不過這些都不能在根本上解決澳博的問題,要扭虧轉盈,還是要靠客源帶動經濟。

前路雖然茫茫,但是不能對發展失去信心,最重要的是不能滅了自己的士氣,所以澳博的聯席主席四太梁安琪在5月23日出席公開活動的時候接受訪問,她表示相信特區政府的政策,依然很好看澳門的發展前景。梁安琪說得也沒錯,如今在這個情況下,也只能寄望特區政府推出新政策來解決企業發展的問題,正所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做旅游業若是沒有客源,如何發展?坦白說,何鴻燊二房的壓力真的不小,畢竟澳博可是何鴻燊產業的核心。


用戶評論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