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癡纏16年後,被前男友怒斥「一輛寶馬看透你」64歲鄭裕玲,坐擁千萬豪宅獨享晚年

癡纏16年後,被前男友怒斥「一輛寶馬看透你」64歲鄭裕玲,坐擁千萬豪宅獨享晚年
2022/05/02
2022/05/02

還記得鄭裕玲嗎?

那個80年代爆紅香港,被稱為「無線四大鎮店之寶」,跟汪明荃、肥姐平起平坐的「大姐大」。

縱橫影視圈多年,她的口碑和人氣一直都不錯。

和周潤發、梁朝偉、林子祥、成龍等人cp感滿滿,演什麼像什麼。

主持的訪談節目《星夜傾情》,採訪了許多明星大咖,留下了很多經典的片段。

TVB臺慶,金像獎、金馬獎、選美比賽、公益晚會等重量級別晚會,她是站在主持團C位的「頭牌司儀」。

鄭裕玲的人緣好到就連「刻薄至極」的周星馳都讚不絕口,視其為自己的偶像。

很難想象,這樣一個360度無死角,港圈內地的「老好人」,是某個人至今不願意提及的「大麻煩」。

這個人,叫呂方。

很多年之後,呂方曾經這樣形容過與鄭裕玲的愛情: 「相愛16年,我就像在坐牢。」曾經的情侶,如今的「仇敵」,他們之間究竟有著怎樣的故事?

01

2021年,呂方久違地參加了《我們的歌》的錄製。

B組第一次公演,他和翟瀟聞選了粵語歌《彎彎的月亮》。

呂方用粵語唱,深情演繹、歌聲動聽,可搭檔的歌聲一出,真有點配不上的感覺。

網友戲稱: 「這麼多年了,他看人的眼光還是一如既往地不太行。」

1964年,呂方出生在江蘇省南京市,父母對這個孩子的期望很簡單:健康快樂地長大成人。

可惜,這個孩子註定不走尋常路。

小學畢業之後,呂方迷上了音樂,每天舉著「隱形話筒」在院子裡唱歌。

還跟父母談判:「你們送我去唱歌,我等賺錢了給你們買大別墅。」

呂方父母四目相對,撲哧一聲笑出聲來。

想當歌手談何容易。

長得好,家世好,唱得好總得占一個吧。

再看看呂方,小眼睛,大方臉,家裡又不是什麼演藝世家。

嗓音條件雖然現在還不錯,可沒經過變聲期的男孩,當藝人是存在很大風險的。

父母勸也勸了,罵也罵了,最後無法打消呂方的夢想,呂爸爸歎了口氣:

「給你報興趣班,讓你學。但是你必須答應我,也要努力學習,不要把唱歌當成唯一的任務。一旦發現你惰于功課,我會停掉你的興趣班。」

因為呂方的堅持,父母的默認,這副好嗓門才不至于被耽擱。

中學期間,呂方站上了「Sing星聲」的舞臺。

他幻想著自己一曲定江山,頂著冠軍的頭銜出場,自此平步青雲揚名立萬。

夢想很美好,現實很骨感。

滿腔熱血被無數實力唱將掩埋,「技不如人」四個大字就像一聲響亮的耳光,打醒了天真的呂方。

自此以後,這個男孩勤奮起來,潛心學藝,戒驕戒躁,埋頭鑽研唱功。

1983年,19歲的呂方穿著不怎麼合身的中山裝,站在了候場的臺階之前。

上臺之前,呂方突然緊張了起來,音樂的前奏都已經響起,他不敢邁出第一步。

氣急地工作人員一個推搡,將他推上了臺。

臺上的呂方深吸一口氣開腔:「沉默不是懦弱,忍耐不是麻木...」

一曲過後,名不見經傳的他奪得了第二屆新秀歌唱比賽的冠軍,次年,又拿下了「香港新人歌唱大賽」的冠軍。

1985年,呂方的處女作《聽不到的說話》大賣,還參演了《新紮師兄》的錄製,和張學友一起,掀起了屬于實力唱將的時代。

同樣選秀出身,同樣拜于羅文門下,同樣唱功穩健。

他們又是不同的,張學友擅長纏綿的情歌,呂方則擅長以飄遠悠長著稱的作品,一個是歌神,一個是歌仙。

02

緣分要來便來,時間才是最關鍵的一點。

呂方初出茅廬,摸索謀生的時候,鄭裕玲的處境也不太好。

1975年,效力于佳視的她被米雪扮演的俏黃蓉給拍在了沙灘上。

3年閒置期,鄭裕玲趁機公佈了自己的第一段戀情。

公開男友名叫甘國亮,80年代港圈知名的全能型電視人。

編劇、導演、公關、策劃等眾多領域都有涉獵,這段戀情轟動了整個香港娛樂圈。

畢竟當年不少觀眾都在磕周潤發和鄭裕玲的cp,突然冒出個不怎麼出名的甘國亮「橫刀奪愛」,大多數粉絲都接受不了。

結果這倆人壓根不care所有人的看法,穿情侶裝,一起出席活動,拍情侶照,旁若無人地秀恩愛。

為了愛情,鄭裕玲甚至改變了自己的性格。

拍拖初期,我的確好喜歡長篇大論,但後來我改變了。

這就等于一個老師,他的學生不接受他的教學方法,那老師只好改變方式。——鄭裕玲

1990年,談了十年戀愛的鄭裕玲宣佈,自己走出愛情圍城,掀開了一場轟轟烈烈的「分手門」。

甘國亮接受採訪,話裡話外隱射鄭裕玲沒盡好女朋友的義務,因為信仰問題守身如玉,聯手都不讓碰。

鄭裕玲開發佈會,反擊甘國亮就是一個人渣,明明不喜歡女人卻耗著自己。

還有不少媒體表示,真正導致兩人分手的原因是甘國亮在家和男性友人亂來,被鄭裕玲逮了個正著,鬧得相當難堪。

分手事件愈演愈烈,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但可以肯定的是,分手之後的甘國亮63歲還被曝光了與男蜜友共度假期的消息。

孰對孰錯,看著這一摞同性傳聞,想必各位心中都各有決斷。

03

任何事情都可以說出個誰對誰錯,唯獨愛情二字,愁煞萬千少男少女。

很小的時候,鄭裕玲看著父母吵架,大打出手,互相推卸責任,最後一別兩寬。

長大之後,全心付出的愛情蹉跎了十年光陰,最後有花無果,飛蛾撲火。

很多人都覺得,鄭裕玲應該對愛情失去信心,可事實恰巧相反。

分手第二年,鄭裕玲和呂方一面誤了終身。

愛總要兩情相悅,不該是一廂情願,把心給了你,既然等不到纏綿,能不能換回一點時間,就讓我多愛你一天。

——《多愛你一天》呂方

1992年,在馬來西亞演出的鄭裕玲和呂方相遇。

對鄭裕玲來說,呂方就是一個人不帥,嘴不甜,長得不好看還沒錢的窮小子。

但對呂方來說,鄭裕玲就是自己的「夢中情人」,此生必須要得到的白月光。

那段時間,為了給女神留下好印象,呂方可謂使出了渾身解數。

白天惡補鄭裕玲的各種資料與喜好,傍晚製造各種蹩腳的偶遇戲碼。

剛開始,鄭裕玲並沒有把他當回事。

畢竟彼時的他雖然有金曲傍身,但由于長相和身高總是被同期出道的張學友力壓,沒什麼出頭之日。

鄭裕玲忘了,習慣是很可怕的一個東西。

長時間的交往過程中,她已經習慣了呂方的陪伴。

1992年的最後一個月,呂方當著女神的面,為她深情獻唱,字字句句,讓缺乏安全感至極的鄭裕玲淚如雨下。

心一軟,就答應了。

那一年,呂方28歲,鄭裕玲35歲。

誰知這次選擇,呂方和鄭裕玲都「看走了眼」,他們壓根不是一路人。

相戀初期,兩個人花前月下,呂方主內鄭裕玲主外,倒也過得分外愜意。

隨著時間的推移,「女強男弱」愛情的劣勢就開始顯現。

呂方總是愁苦又迷茫,看著女友的名氣越來越大,地位越來越高。

那時候很多電影公司玩賴,同行收不到錢,只有我能收到。

有朋友想以友情價或「打個折」邀請上節目,我也照樣拒絕。

哪怕是惡勢力插手娛樂圈,劉嘉玲,劉德華等人被迫拍戲期間,也沒有過只做事不拿錢的情況發生。——鄭裕玲

養起家來毫不含糊,心思相當細膩的鄭裕玲察覺到異常,主動開口:「你最近是不是有話對我說。」

溝通過後,鄭裕玲開懷大笑,拍著胸脯說:「我會幫你的。」

04

可以說,在中國香港娛樂圈中根本就沒有人不給鄭裕玲面子。

她帶著呂方出席大佬雲集的聚會,只要呂方出專輯,鄭裕玲必定帶著男友上節目,並且動員圈內各種「元老級偶像」宣傳。

背靠大樹好乘涼,有鄭裕玲這麼一個「保護神」,呂方未來形勢一片大好。

沒愛可以,沒錢不行的鄭裕玲也不再像以前一樣,只為了賺錢而奔波。

大到投資理財,創業致富,小到健康狀況,專輯形象。

有她在,呂方的經紀人就成了一個擺設。

1995年,31歲的呂方,為台灣電視連續劇錄製數首主題曲,唱遍兩岸三地,還發行專輯《愛一回傷一回》。

很可惜,他深情地演唱已經落伍,沒再濺起什麼水花。

早就入行的鄭裕玲不是沒有看到端倪,但那個時候的呂方,已經失控了。

過于安逸的生活,讓他喪失了鬥志。

變成了一個隻想一步登天,接酬勞高昂通告,錙銖必較的狠人。

不管是誰來請他,呂方只有一個原則: 「我只接大一點的job,小活動不考慮。」

本就外形不佳的呂方發福明顯,為了保持男友的事業,鄭裕玲非常苛刻地控制他的飲食,逼他運動保持身材。

費心費力最後只換來一句:

「我已經很累了還要被迫出去偷偷吃東西,鄭裕玲傷透了我的自尊心。」

2005年,張學友和羅美薇第二個女兒出生,孩子可愛的模樣刺痛了呂方的眼睛。

那一晚,他一個人喝了很多的酒,回憶著自己的生活,有錢花卻無子嗣無婚姻,遺憾不已。

已經41歲的呂方不滿足于現在的生活,他想有個孩子,像張學友一樣娶妻生子,開枝散葉。

思索再三和鄭裕玲攤牌: 「你再過兩年就要50歲了,我們應該有個家了吧。」

呂方做夢都沒有想到,一直百依百順,視自己為中心的女友並沒有同意,反而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剛開始,呂方並沒有多想,只是單純認為女友在考驗自己,再接再厲接連策劃了無數場求婚,結果都和第一次一樣。

站在鄭裕

玲的角度上,這樣做的理由不難理解。

呂方雖然已經年過不惑,但心性和責任感都欠缺,現在並不是結婚的好時機。

況且在親生父母和第一任男友的打擊下,鄭裕玲早就成為了不婚主義,生子更不在考慮范圍內。

05

表面上看來,呂方似乎能理解女友的想法。

也沒強求結婚生子,繼續過著像夫妻又不是正經夫妻的生活。

實際上,一些不應該有的想法已經在心底滋生。

1997年,呂方在開車過程中發生意外,鄭裕玲心急如焚地趕到現場,卻發現同車女伴居然是梅豔芳前經紀人王敏慧。

仔細詢問過後才發現,原來兩人頭天就已經一起在某酒吧消遣許久。

一時間,呂方與王敏慧的關係被推上風口浪尖,男友多年打拼的名聲險些毀于一旦。

為了維護丈夫,鄭裕玲這位正宮娘娘主動邀請呂方和王敏慧到自己主持的電臺節目裡澄清,並表示王敏慧就是兩人很好的妹妹,不存在不正當關係,保住了呂方的職業生涯。

經此大難的呂方並沒有收斂,反倒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經常被狗仔拍到與不同靚女夜蒲,沉迷賭場,出手就是1000美元,連輸20把還要嚷嚷著自己沒用女友一分錢。

可他開的寶馬,住的豪宅,都是鄭裕玲買的。

鄭裕玲恨鐵不成鋼,這樣的男友,還有「下嫁」的意義嗎?

鄭裕玲就像一個太陽,熱烈而且上進。

呂方就像家中不爭氣的孩子,讓本該向上的步伐緩慢了不少。

2008年,51歲的鄭裕玲和44歲的呂方分手。

摧毀這段感情的,是現實。

呂方要求拿出1.2億炒股,鄭裕玲也反對過,最終沒能敵過男友的再三勸說。

一番折騰下來,呂方毫髮無損,鄭裕玲損失了整整一億兩千萬的新臺幣。

這筆錢,成為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分手之後,呂方並沒有過多留戀,無縫連結了一位新的交往物件,要求很簡單:能結婚,能給自己生孩子就行。

可能是為了面子,這位曾經的歌仙在鏡頭前大放厥詞,表示自己這麼些年過得很苦,就像是做了16年的監獄。

現在失婚了,自己什麼都不想要,就想要自己唯一的財產:一輛70萬標價的寶馬車。

這番表演和甩鍋,讓本想好聚好散的鄭裕玲較起了真,她將自己愛了16年的男人約了出來,表示:

「為什麼要給你車,車子是我買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

這番氣話讓呂方看清了鄭裕玲:

「在一塊16年,我沒想到我的感情竟然一文不值,幾次三番求婚也都是拒絕,我什麼都不算,我是男人,我問心無愧。」

可他忘了,先放棄這段感情的,就是他自己。

時至今日,鄭裕玲依舊在香港影壇發光發熱,巧笑嫣然,優雅地老去。

結語

命運待呂方,終究是不薄的。

2020年,租房為生的他終于結婚生女,一個轉身完成了為人父、人夫的轉變。

結婚物件雖然比呂方小了16歲,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半億小富婆」。

2010年,伍惠寶白手起家做起了網上買賣食物的平臺,成為了靠自媒體先富起來的那波人。

這麼些年來,她的生意遍佈各個領域,身價已經超過了6000萬以上。

成家、立業、當爹,人生四喜占了三喜,可謂是事業家庭雙豐收。

女兒出生後,呂方一直都忙于私事,很少公開露臉受訪,即便接受訪問,張口閉口談的都是育兒心經,更大方表示會考慮再追生一個兒子。

多年生子的願望終于成真,苦盡甘來終無遺憾。

也希望打破「被操控的人生」之後,呂方求仁得仁,抓緊生個兒子,儘快湊成「好」字。


用戶評論
更多推荐